积木盒子创始人董骏:创业,我选善良和耐性

如果从一开始,创业者就明白成功之路,可能面临的种种艰难和危险,并在头脑中遍历所有的细节,还有多少人有勇气迈出当初那一步?

2015年,网贷行业的负面事件开始发酵,面对社会对新行业的质疑,董骏问过自己这个问题,他用继续前行代替了一切回答。

3年后的今天,他创立的网贷平台“积木盒子”早已跻身行业第一梯队,沉稳的运营风格在行业的大洗牌中经受住了考验。

从华尔街回国创业,除了行业一度被质疑,还有未来的不确定性。在董骏看来,最大的挑战是创业者是否有足够的耐心以及能否抵御住所看到的诱惑。

积木拼图CEO、积木盒子创始人董骏

萌芽

在工人体育馆跑了一圈又一圈,董骏一点也没感到疲惫。坚持跑步的精神,带动了积木盒子的跑步文化。

董骏是一个热衷于马拉松的人,长跑的过程中跟随着自己的节奏前进。在金融领域,也需要这样的沉稳。

2008年,一直在跨国银行工作的董骏回国创业。恰逢国内经济拉开了转型的大幕,董骏瞄准国内中小企业金融服务这块市场,提供商业信贷担保服务。

在此之前,他是别人家的孩子、留学生、华尔街精英,曾在以色列第一大银行BANK HAPOALIM任结构投资经理。

不到五年的时间,董骏创建的公司成了国内外资机构在华投资的最大融资担保公司之一,期间他也积累了丰富的中国西部地区的中小企业金融服务领域经验。

“华尔街的好处是,只要是资产都可以卖得掉,市场流通性特别高。”但国内的情况却大不相同。

董骏多年的金融工作经验告诉自己:“整个中国资产流通性很低。大部分中小企业拿不到银行贷款,但贷款需求是海量的,民间借贷的市场空间非常大。”

与此同时,以80后、90后为代表的人群崛起,消费方式、生活方式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大洋彼岸的美国,也正在用科技技术改变传统金融的形态,不管是获客模式,还是交易模式,这些改变让一个很小的客户能够很便捷的享受金融服务。

中国的传统金融,依赖大量人工参与的服务,财富管理成本过高,服务的群体有限。利用科技的力量解决传统金融行业的痛点,必定是一个方向。

在用户体验、风险管理、服务效率很多方面都有技术可发挥的空间。

董骏内心关于互联网金融的种子,已经生根发芽。

董骏在积木盒子一周年活动现场

落地

2012年,董骏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读EMBA,他和曾在上市公司担任高管的魏伟谈及互联网金融市场的新形势,甚至针对金融创新写了一篇论文。

观点一拍即合后,他们将想法进行了落地。当时,董骏对未来的规划分为三个阶段:信息搜集、平台撮合交易、建设大数据平台。

第一步,以数据公司为切入点,创立了企业征信平台“企乐汇”,帮助银行客户分析贷款申请人的数据。

董骏称其为“积木盒子的前身”。一开始,他就确信数据对网贷行业的作用非同小可。事实证明,后来网贷平台的获客、风控、运营中,大数据分析都是所有平台必须要做的一件事。

2013年,积木盒子上线时,企乐汇已帮金融机构积累了700 家中小微企业的数据,这对积木盒子上线不到 4 个月交易额达5900 万起到了推动作用。

此后两年的时间,积木盒子拿到了3轮共1.3亿美元的融资,被称为创业黑马。

积木盒子最初以开放平台的模式切入市场,与资产平台合作,这是董骏规划的第二阶段,也是当时行业最普遍的做法。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开放平台模式的弊端凸显。一方面,合作渠道方的风险可能波及到网贷平台小心经营的声誉;另一方面,只有自己的团队有了精准的客户定位,才能从彼时日渐白热化的流量竞争中抽身,打造出属于自己的业务壁垒。

那两年,是网贷平台的井喷期。有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P2P网贷平台数量达到1613家,较2013年增加了900家以上。

新平台涌入市场,在流量中厮杀。董骏开始考虑未来:“以前是做轻做浅,平台只撮合交易。但现在要做重做深,这样才能打造独特的壁垒和核心优势。”

恰逢跑路、倒闭乱象频发,在行业备受质疑的一年,积木盒子顶住压力转向自营资产,与此同时,不断扩大团队的基础。

这个在当时来看并不能迅速推动平台发展的决定,几年后成了整个行业都在考虑的战略。

董骏唱过《完美生活》唱到完美的梦想

壁垒

积木盒子走的这条路,是一步一个脚印走的。

2014年,专注于三四线城镇“夫妻老婆店”市场的小微信贷服务商“积木时代”问世,借鉴德国“IPC技术“,将线下调研与积木盒子的大数据能力相融合,用“泥腿子”走出了一条有特色的普惠之路。

2015年,个人智能信贷引擎的面世,使积木盒子正式打开了个人消费信贷市场,面向一二线城市的白领人群,通过各种沉淀在设备上的大数据分析,服务快到以秒计算。

积木盒子不断拓宽自己的边界。2016年6月品钛(PINTEC)集团成立,同年9月,品钛集团分拆为两个独立的集团公司:微金融服务集团“积木拼图”和科技金融集团“PINTEC”,以进行更专业化的管理。

积木盒子并入 “积木拼图”集团,和积木时代等“积木系”兄弟公司形成了普惠金融闭环体系,专注于小微金融服务业务。

2017年积木盒子全年项目成交总额为190.69亿元。可见,积木盒子的成交额,正随着资产端的专业化和精细化而稳中上升。

积木盒子2018年的一季度报告显示,累计成交规模达484亿,第一季度项目成交总额为46.49亿元,同比增长35.04%。

截至2018年4月底,网贷行业历史累计成交量达到了69758.04亿元,即将突破七万亿大关,其中北京、上海、广东三地占全国P2P网贷行业贷款余额的比例达到了81.29%。

行业的集中度和细分化进一步提高,在行业洗牌期,大平台受到更高的关注度,小平台的处境,更为艰难。

董骏在2017年深圳国际马拉松终点

本质

对于网贷平台来说,风控和团队往往是成败的关键。

今天的从容,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前几年打下的基础。在积木盒子2018年的新年寄语中,董骏写下:风险意识是打开金融创新的唯一正确姿势。

作为金融创新的网贷,说到底还是金融,其本质都是对风险的经营管理。积木盒子愿意慢一点,一步一步搭建自己的团队。

2013年,在众多小平台倒闭后,董骏说了一句话:“平台不碰现金,这是底线。”

最早,网贷平台普遍将投资人的资金交给第三方支付机构,而董骏认为,与经验丰富的银行合作会更安心。

2015年,在与民生银行接洽了八个月后,积木盒子成了行业最早上线银行存管的平台之一。

资产端的发展,以稳为前提。比如,“夫妻老婆店“的市场,就是一步步地耕耘了三年,先求质再求量,才拓展到今天覆盖全国18个省的普惠生意。

董骏一直坚持的是:不把创业做成资本游戏,好团队才是最重要的。这造就了积木盒子的员工文化:善良比聪明重要,耐性比狼性重要。

为了让团队在平等的互联网环境中办公,董骏作为创始人,并没有设立独立的办公室。他坐在自己的工位上,不时有人叫着他的英文名字,和他面对面沟通工作。

他时常穿着T恤衫,在人群中穿梭;穿着运动鞋,在跑道上奔跑。2014年,积木盒子A轮融资发布会上,他西装革履地站在台上。而现在的董骏,显然因为方向的明晰,更加自信而活泼。

结语

“刚回国创业时,大家都在说所谓的互联网思维,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谈论的经常是‘极致、口碑、专注、快’。但在今天看来,快这个词也不是那么重要。”董骏说。

网贷的发展就像铺路,以前用人工,现在用机械,但修一条方便人们通行的道路,始终是筑路行业存在的意义。

在金融领域生存,每天都会遇到难题,每个选择都有关风险和收益的平衡。但其实这两个概念最终只会汇集到一个标准上——是否有可持续性。